云落古
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
昆仑君没型没款地往大石头上一靠,挑挑眉,“有名字吗?你叫什么?”
“……嵬。”
“哪个嵬?”
“……山鬼。”
“山鬼?”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,挑挑眉,“应景,只不过气量小了点,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,巍巍高峰绵亘不绝,不如加上几笔,凑个巍得了。”

想起那次,暮色刚降临时,过往是行色匆匆的人,广播里响起你喜欢的歌的前奏,重复听了好多遍的熟悉感,一瞬间,感觉初秋的微风,上课的人流,都是你。

叶神叶神20岁生快!